​ 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娱墨斋。第一次遇见的情景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当时她专攻隶书,练的时间也比我长。我已经忘了我们是如何变得要好的,也许是因为小学是同一个学校?还是我们练字的时间段都是相同的?或许二者都有吧。

​ 慢慢地熟络之后,我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,我们的互动也多了起来。她会给我安利好看的电视剧,我会和她分享生活中的趣事;她有时也会和我斗斗图,交换一下表情包库存,我也会向她分享最近拍的美景……太多太多了。

​ 记得有一段时间,我和她练字完一起回家。起因可能是她跳脸嘲讽还是怎么,我说“那等你练完字你给我等着”。结果一路上打打闹闹,夕阳照在我们的身上,我觉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不过如此了。我们聊学习,我们聊生活,我们聊所有能聊的。后来每次有机会,我都会等她一起走。虽然只有短短的一段一起走的路程,虽然这么走对我来说是绕远路,但是我依旧这么做了。

​ 我突然发现…我好像喜欢上她了。

​ 她长得很漂亮,一张鹅蛋脸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性格温柔,成绩也很好。她对于我就像庄颜对于罗辑,她满足了我对初恋情人的一切幻想。她是我的白月光。

​ 记得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外出是22年1月17号。那天老师带我们这些学生去一个小区里面给业主送春联,我和她有幸被安排到了同一座车上。我当时激动万分,哇,我是修了什么功德才能换来这样的好事啊。在写春联的时候,我和她一直在聊天,越聊越开心,甚至在老师拍下来的视频里面都能看到我那明显上扬的嘴角。我觉得那天是我最幸福的一天,只要能和她在一起,那我就是最幸福的。

​ 我以为生活能一直这么平静下去,等到某一天能和她表白心意。可惜,造化弄人。22年3月份,我被确诊霍奇金淋巴瘤,迫不得已休学治疗。在治疗期间,我无聊至极,没有什么人能聊天。原来的同学们要上课,没时间回消息,而且当时我并不想把我得病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让他们担心,所以我就开始找她聊天。

​ 她当时是初二下学期,正在准备生地会考。当我在清明节假期那段时间给她发消息,说要不要地理笔记,她说“要要要,多谢了,4月17要期中考试我不想挂科”。当时看到她说的话后还挺高兴的,因为我能帮到她。但是我那本地理笔记字写得挺烂的,得重新抄一遍才看得清。我把情况和她说了,她说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,我说没事没事,就当练字了。但是可能是拖延症发作吧,等到了她考试那天我还是没有完成,更何况当天我在做化疗,整个人都神志不清,也无法及时和她说明情况。后面虽然说明情况了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。已经结束咧(悲

​ 自从这一次后,她就再也没有理过我了。她会给我空间点赞但是不会给我回消息,搞得我道歉都只能空间喊话。慢慢地,她连空间也不看我的了,她似乎在刻意躲避我。有一次,我看到我和她的共同好友发了一条空间,看到了她的点赞,我同时发的那一条却千等万等也没有等来她的关注。

​ 不知道是哪一天了,当我日常给她发一条消息时,发现发送失败。那红色的感叹号如同一把尖刀刺进了我的心。我知道,可能是我太烦了…但是我无法理解她的做法。如果觉得我烦可以跟我说一声,告诉我发了也不会回,或者让我别发…唉。我和她自此,形同陌路。

​ 后来我托一个朋友想她带了一句话,问她我加她好友怎么拒绝申请了。她回复了冰冷的五个字 “告诉他,不加”。 我悬着的心终于死了。

​ 她去年中考考了787分,挺不错的。我和她的距离越来越大了。终究只是单相思,唉。

​ 希望你未来能够变得越来越好,再见。